非常上海·年月特辑丨弄堂口的烟纸店,阿拉回忆中的“解忧杂货铺”

非常上海·年月特辑丨弄堂口的烟纸店,阿拉回忆中的“解忧杂货铺”
新民晚报“上海时间”出品说到上海的风情万种与城市文明,胡同——这一本地特有的民居方式,与千千万万的市民密不可分,多少故事,多少名人,多少回想,都与亭子间紧紧联络在一起,唇亡齿寒。作为胡同中的“标配”,烟纸店是最热烈的当地,也代表了最浓、最朴实的上海气味。在上海黄浦区篾竹路245号,永丰杂货店的老板高琦,最近一段日子习气静静地坐在店里,这儿要拆了,他有些舍不得。“现在每天早上10点开门,横竖也没什么顾客了。”高琦熟练地将木门板一块块移开,杂货店的货台露了出来。烟纸店是上海人对杂货店惯用的称号:“为什么叫‘烟纸店’?没有精确的说法,我这店是父亲1994年开的,那时候还叫南市区。”“牙刷牙膏香番笕,卫生草纸电灯泡,阿司匹林橡皮膏……”滑稽戏里的顺口溜归纳了一家烟纸店必备的货品。现在,唯有卷烟、火柴、番笕、草纸这“镇店四宝”还有人来买。高琦记住,上世纪90年代店里生意很好。“特别是那些小玩意儿,话梅、粘纸,小朋友在门口石子路上跳橡皮筋、拍卷烟牌子。”现在,他总是静静目送路人穿过胡同去往地铁站。正聊着,店里来了一位顾客。60岁的王先生多年前曾住在王家码头路,他喜爱这片老城厢,特意赶来看看。“你看老房子多美丽!”王先生说给记者看他手机里的相片。整个采访中,来买东西的顾客寥寥无几,一位小伙扫码买了包卷烟,一位阿姨买了包草纸。这一“烟”一“纸”刚好对上了“烟纸店”的称号。连高老板也不知道的由来,大约就在这儿吧。“烟纸店是上海城市开展过程中的一个小片段。对很多人而言,是一种回想,是一代人的欢喜韶光。”高老板说,现在胡同越来越少,老虎灶、酱油店、大饼摊、剪发店,还有烟纸店,天然就逐渐消失了。“这也是必定,我们偶然能想起,就足够了。”再会烟纸店,谢谢你陪同了我们的幼年,谢谢你方便了胡同里的我们,谢谢你为千家万户带去了实惠的货品与简略的高兴。